400-227-9968

可是跪地到底是哀求剖宫产还是因为疼痛而蹲下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11-22 20:15

  

  8月31日,一名待产孕妇从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跳下身亡,还带走了一个即将问世的生命。

  这样的悲剧让人唏嘘。但它不仅令人唏嘘,还引发了绵延数日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到底是医生还是孕妇家属不同意剖宫产而使得疼痛难忍的孕妇走向极端?

  9月6日,院方再次发表声明,给出事发经过的监控画面截图,称产妇曾下跪,多次“与家属沟通(剖宫产)被拒绝”。随后,家属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监控画面中并未记录声音,“下跪”画面系因产妇疼痛难忍下蹲,并称产妇数次要求剖宫产,其丈夫都答应了。

  在谁拒绝了给孕妇做剖宫产的问题上,真相通常只会有一个版本:或者是孕妇家属拒绝了,或者是医生拒绝了。也就是说,在这个争议中,必有一方在撒谎。

  有没有可能出现第三个版本的真相——医生与家属都不存在拒绝剖宫产问题,而是孕妇本人一时难忍剧痛选择跳楼?

  但医院、家属所给出的各种材料以及读者的争论焦点,都指向“谁拒绝了剖宫产”这一事实。显然,这一滔天争议是事实判断而非是非判断。从常理看,孕妇提出剖宫产如果不被拒绝,她就没有必要走向绝境。

  在各执一词的纷繁争议中,也许一时难以做出准确的事实判断,但通过临产阵痛导致的生命双失的悲剧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两种社会疼痛。

  这些年来,无论是过失责任的归因还是性骚扰指控的真假,都出现两个或者多个真相的争议。在老人跌倒与医患责任中,真相更是常常被谎言弄得晦涩不清。

  在事实判断中,真相通常只有一个,但总是有人用谎言遮蔽真相,让一个简单的真假判断变成无尽的真相迷藏。为了探寻真相,无数的读者和网民都被训练成福尔摩斯。

  尽管现有的监控探头能够还原部分真相,但总有一些地方是探头无法覆盖的。哪怕探头能够覆盖,也未必能够显现真相。像这次的榆林市第一医院,镜头拍到了孕妇跪地,可是跪地到底是哀求剖宫产还是因为疼痛而蹲下,院方与家属却给出不同的说法。由此可见,人性的幽暗是机械设备所无法完全照亮的。

  诚实品格的严重残缺,使得人们必须时时处处都要依赖摄像设备记录真相。但一个社会如果到了时时处处都要靠录音录像才能重现真相时,它所带来的社会疼痛的剧烈程度,也会将一些人逼入道德和精神的绝境。

  尽管医学是门科学,许多时候要听医生的,但分娩的方式有其特殊性,除非情况特别,孕妇应该享有更高的选择权。或许榆林的这位孕妇正是因为失去了这种选择权利,最终酿成悲剧。

  在本国许多人的观念中,子女、媳妇等等似乎都是父母、丈夫或者家族的私有财产,其婚恋对象甚至分娩方式往往要由家属家族做主,“当事人”却只有服从的权利。这种家庭或家族的专制,已经导演过许许多多的悲剧。

  诚实品格和个人权利的残缺导致的社会疼痛,可能是社会转型期的阵痛,可能是社会变形期的恒痛——但愿它属于前者!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