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227-9968

并长期从事成人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流 行病学研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1-02 23:50

  当时,广东河源市两名患者到市人民医院就医,症状很相似,都是发热、呼吸急促,肺部有阴影,而施用抗生素又无效果。因为病情恶化,12月17日和22日,两位病人分别被送到200多公里以外的省城广州去救治。后一位病人郭某被转入广州呼吸病研究所,成了肖正伦的病人。

  肖正伦,广州呼吸病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危重监护医学(CCM)学科创建者之一,并长期从事成人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流行病学研究,后来成为抗击“非典”战斗中的关键专业人士。他告诉《财经》,他们在12月22日接到从河源转院过来的持继高热病人,很快就诊断为“非典型肺炎”。未来几个月迅速发展为人们谈之色变的“非典型肺炎”,出处即是这里。

  “当时认为病人是真菌感染和军团菌引起的非典型肺炎,不知道这个病有传染性。但这个病人病情发展很快,五天后他就被转到ICU进行抢救。这很少见,所以我就觉得这个病人症征很奇怪。后来他的家属告诉我,河源市人民医院送这个病人来广州的医生和曾经护理过他的医护人员都相继发病。这就使我们意识到这个病是有传染性的。当时同事们还在开玩笑地议论,是不是来搞生物战,会不会是炭疽肺炎。于是我们把病人放在ICU特设的负压感染病房中隔离。至于病原体,我们当时也只能拿已知的病原体来解释,但总是觉得不像。”肖大夫回忆说。

  郭某在肖大夫和同事们的救治下脱离了险境,但在河源,又有一批医护人员被感染了。从2002年12月22日病人被转走到2003年1月1日,河源市人民医院有8名医护人员相继出现“非典”症状,而当时护送病人转院广州的主治医师叶均强病情开始急转直下,出现危险状况,也不得不被转到广州陆军总医院求治。

  传染病流行的消息不胫而走,河源当地很快掀起一股罕见的抢购抗病毒药品风潮。香雪抗病毒口服液、罗红霉素、红霉素……只要药盒上标着抗病毒、预防病毒感染,就迅速被当地市民抢购。

  1月1日傍晚,河源市卫生局长杨友观接到河源市人民医院院长欧阳毅的求救电话,表示河源人民医院情况相当紧急,并请求卫生厅派出专家组到河源市人民医院会诊。当晚,广东省卫生厅就接到杨友观的紧急疫情汇报。

  1月2日傍晚6时,广东省卫生厅组成的专家会诊小组抵达河源,专家组组长即是肖正伦。在河源市人民医院,肖正伦一行做了很详细的调查,1月3日早晨就形成最早描述SARS病症的第一份重要报告——广东省卫生厅专家组赴河源不明原因肺炎调查初步工作报告。

  “我们当时认为它是一个局部爆发的不明原因的肺炎,是由非典型病原体引起的,而且肯定这个病有一定的传染性,需要对患者进行隔离。当时已经把这个病的病征特点概括下来了:发热、咳嗽、肺部片状模糊阴影和血象白细胞计数无明显升高。当时最初步的诊断、处理、消毒、预防、隔离方法也已经提出来了。”肖告诉记者。

  专家们还发现,这个病具有自限性。“有一组病人很快自己就好了,这符合病毒的规律”。

  1月3日回到广州后,专家们开始分工合作追查病原体,广东省疾控中心负责对病毒的追查,而肖正伦所在呼研所负责对军团菌的追查,但检查结果发现对军团菌全部呈阴性反映。

  仅仅只隔了两周,恐慌开始波及广州南面100多公里、距广州只需不到两个小时车程的中山市。1月16日,“不明病毒”传言肆虐中山。“非典型性肺炎”的病例在中山出现了。患者的症状起初都是发烧,持续一周后就出现高热不退,有的还出现肺功能严重受损等,需要呼吸机治疗。

  1月20日,广东中山市三家医院先后收治共15例病因不明但病症相同的病人,随即三家医院共有13个医务人员被感染。尽管广东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的有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目前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中山市肺炎流行的疫情报告,只是天气原因使感冒患者增多”,但是河源狂抢药品的一幕在中山重演。恐惧席卷全城。

  中山市领导马上请广州专家去中山会诊。1月19日是个星期天,肖正伦当时在恩平,他接到中山市市长和市卫生局长十万火急的求救电话,一定要他马上到中山来会诊。从恩平到中山200公里的途中,由于恰逢周末,出现了交通阻塞,中山市市长的电话已经打到了市警察局,准备动用警车为他开道。

  当时中山市已将中山市人民医院、博爱医院和市中医院受感染情况上报省和国家疾控中心,其实在此之前,肖已向省卫生厅报告了中山的疫情,并建议开始追查病毒。肖正伦先后为几十名症状或重或轻的病人作检查。

  “当时我马上就想到了病毒,因为传染的途径很怪,河源在广州北部200公里的地方,中山是在离广州100公里的地方,十来天的时间衣原体和军团菌就跑这么远的地方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当时就觉得研究应该转向,不再考虑军团菌和衣原体。”肖告诉《财经》。

  1月20日,广东省卫生厅组织专家组到达中山调查会诊,肖正伦再次被任命为专家组组长。1月21日,他们完成了一个更为完整的调查报告《省专家组关于中山市不明原因肺炎调查报告》。

  报告认为,该病为病因未明的非典型肺炎,特别强调病毒性感染可能性大,并提出了比较完整的治疗方案和诊断原则。

  报告还提出,考虑本病可能通过空气飞沫传播,凡与病人接触者需戴口罩,注意手的清洁和消毒,对密切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2周。报告建议,鉴于目前省内已有数个地方(佛山、河源、中山、深圳、广州)出现类似病例,建议卫生厅通知各地密切监测疫情,及时报告,发现聚集性病例(包括家庭或病区)要及时组织调查处理,考虑到ICU对本组危重病例的抢救十分重要,建议要求各地医院加强ICU的建议与管理。

  这份报告成为日后“非典”预防和诊治的蓝本。1月23日,省卫生厅将报告的主要内容变成了下发。然而,此一信息并未对外公开。

  传染源早已存在。从12月中旬起,河源陆续有非典型肺炎患者被转到广州陆军总医院和广州呼研所治疗。至2003年1月下旬,包括这两家医院以及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下简称“中山二院”)在内的几家广州大医院,已经收治了来自中山、清远、顺德、东莞、深圳等市的大约十几名非典型肺炎病人。在广州,散发病人也已经出现。

  河源的小爆发,中山的中爆发之后,人口密集度更高的广州一旦流行,很可能是大爆发。遗憾的是当时春节将至,而广州未能进行充分准备,以阻止悲剧发生。从2月2日始,爆发开始了,至2月9日八天时间,发病人数已多达200多例,比过去全部报告病例的总和还多出一倍多。

  广州也出现了板蓝根、白醋等物品的抢购潮。至2月11日,在广州市新闻发布会,省市两级政府终于承认,广东省、广州市发现非典型肺炎患者。官方的版本是,截至2月10日下午3时统计,广东省部分地区发现的非典型肺炎病例共305例,死亡5例。染病群众中,医务人员感染发病共105例,没有一例死亡。经过卫生医疗部门和广大医务工作者的紧急救治,已有59人病愈康复出院,尚未出院的病人目前都得到有效治疗,情况稳定。

  广东媒体曾对疫情做过相当细致的报道,但很快又沉寂下来。外界以为流行也已经终结,但后来公布的数据表明,至3月16日,广东的报告病例已经超过1000人。

  根据老专家钟南山院士的主张,广州相当一部分重症患者被转入钟担任所长的广州呼吸病研究所。肖正伦和同事们投入紧张的重症救治,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

  3月初,曾经去广东进货的山西珠宝商人于某感染“非典”,后到北京治疗,SARS开始在山西出现。经卫生部安排,山西省卫生厅请正在广东抗战“非典”的肖正伦去山西会诊并讲课。肖正伦为山西“非典”病人的诊治出谋划策,对于山西把于某7位进行医学观察的家属在胸科医院隔离起来的做法非常赞同。他认为,病毒在一个地方的传染性会一代比一代弱,而一旦传到另一个地方的传染性就会非常强,粗浅的解释是新地方的人没有抗体,更具体的原因现在还无法解释。

  59岁的肖正伦目前正在北京参加疾病防治抢救危重病人的协助工作。这位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医疗系,拥有35年临床经验,尤其在呼吸窘迫综合症及危重患者抢救方面造诣颇高的资深专家面容和蔼,语气谦和。他参与创立的广州呼研所ICU更成为广东抗击“非典”的中坚力量。记者带着口罩采访他以示对他的尊重,他却笑着说自己早已“百毒不侵”了。SARS从河源起,路经中山、湛江、广州,后至山西、贵州、北京、上海,肖大夫一路追击而来。经他诊治过的“非典”病人至少数百人以上。他被称为“SARS救火队长”,每到一地经常就被“扣”下来治病,连换洗衣服都要现买。而在各地,他都承受着超负荷的工作强度,记者对他的几次采访都于深夜完成。

  “保护人民的健康,这是我们医务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当时我认为这个病有传染性且很严重,如果没有如实说出来,现在疫情扩散至全世界,作为医生,良心是会受到谴责的。医生就是要对科学负责,对健康负责。”肖正伦说。-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