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227-9968

解放军黑客总部富士康女员工被性骚扰周口恢复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1-01 23:38

  十年前的“非典”,首个病例究竟是怎样发现的?最初为何只传染医护人员?为何扩散如此迅速?关于“非典”的最早报告是如何出炉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这个官方命名是怎样来的?作为我国最早介入这场“抗非之战”的专家之一,时任广州呼吸病研究所副所长、广东省防治“非典”专家组副组长的肖正伦,对那段历史有着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

  日前,在记者的多方联系和恳切求访下,已退休多年、当年“抗非”的关键专业人士肖正伦终于应允,亲回广州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细述当年“抗非之战”的故事。

  即便是十年后的今天,肖正伦说起当年的那场“抗非之战”,仍然记忆犹新。3个多小时里,他娓娓而谈,让人隔着十年的光阴,仍能触摸到当年的那份惊心动魄;忆起当年一起出生入死地并肩战斗的医护人员,他两度泪水盈眶,凝咽失语,让人忍不住透过他迷蒙的泪光,回味当年无数白衣天使的那腔悲壮情怀。

  对于当年自己的种种坚持,肖正伦说,他至今仍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固执”。

  广州日报:说十年前那场对“非典”的抗击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一点也不为过。作为我国最早介入这场“战斗”的专家之一,您能回忆一下首例报告病例的发现过程吗?

  肖正伦:这场“战斗”的确是突如其来的,刚开始,我们也没有预计到它的严重性。在“认识”非典的过程中,我们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但我们终究还是用最短的时间认清了这种疾病。

  我们呼研所救治的第一例“非典”病人是2002年12月22日从河源市人民医院转来的郭姓病人。刚转来时,医生当他是一般病人安排在普通呼吸内科,而我当时一看这个病人,就觉得跟我诊治过的肺炎病例很不一样。因此我就提出,他应该不是普通的由细菌引起的肺炎,而是一种“非典型肺炎”。

  其实,“非典型肺炎”这个概念,在临床上一直都在使用,指的就是非一般细菌导致的,是由当时检查手段较难明确的一些病原体所致的、临床症状不那么典型的肺炎。

  27日,这个病人开始出现呼吸衰竭,我们的ICU医生从家属那里也得知,送他来广州的救护车的随行医生、护士和司机回去都发病了。我们立刻警惕起来,12月31日,我们向广州市越秀区疾控中心发出了第一份关于这个病例的报告。

  到了2003年1月1日,河源市人民医院医务人员已有多人染病。1月2日,广东省卫生厅决定成立专家组到河源进行调查。

  肖正伦:2003年1月2日,省卫生厅召集专家开紧急会议,决定派出专家组到河源会诊、调查。我作为广东省卫生厅专家组的组长,率队前往河源。

  到了河源,我们发现,已有8名病人。原来在郭姓病人之前,已有两人发病。此外5名都是医护人员。他们的特点都是发烧、肺炎、白血球不高。经过讨论,我们得出结论:一是这一组病例是肺炎;二是这种病有传染性。

  当时,做出这两个判断是需要勇气的,当时专家组中也有不同意见。但我当时诊治的病例全都是肺炎,没有气管炎等,就坚持这组病例是“肺炎”,而且我们确定它有传染性。不过,这种传染性又很奇怪,它更容易传给医护人员。

  1月3日,专家组提交了“关于赴河源市人民医院会诊调查初步工作报告。”我们将这种疾病诊断为有传染性的“非典型肺炎”,是一种“原因未明肺炎的局部暴发”,这是我们第一次描述它的特点和制定诊断标准。记得当时我在打印在一张A8处方纸的报告上署上“卫生厅往河源专家组”后,卫生厅又要求我签上自己的名字。

  后来,我每次想起这个签字,都仍然觉得有些“后怕”,因为那支笔实在是太“重”了,其中的责任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诊断错了,如果并非真的是传染病,不仅会引起社会的波动,而且也会闹成大笑话,后果非常严重。当时也有人跟我说,能不能不写“传染”,可是,如果不写,我们又怎么对得住老百姓?

  解放军黑客总部富士康女员工被性骚扰周口恢复百万座坟墓领导人粉丝团微博四川2天连震10次环保局长被邀下河游泳女星陪酒价目表山西盗采煤矿透水李阳上诉19岁副乡长背《岳阳楼记》免门票发改委未罚茅台五粮液郭美美或将爆更多猛料潘长江蔡明小品王长三角 雷打雪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