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227-9968

每个人扮演不同的角色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12-19 20:23

  11月21日,河南商报以《办卡后等了四五个月,健身房还是一片空空荡荡》为题,报道了郑州市一家名为“咕咚众康”的健身房提前出售预付卡,但迟迟不见开业一事。

  报道发出后,多名消费者打来电话,称也曾遇到类似情况,甚至多家健身房开业短短数月就“倒闭”不干了。

  经查询,近一年来,被媒体报道的疑似“跑路”的健身房,仅郑州市区内就有14家。河南商报记者回访了其中几家。

  今年6月13日,据河南商报记者陪你去办事儿栏目报道,郑州中原路与华山路交叉口附近,一家“舒悦健身俱乐部”还没正式开业,老板就联系不上了。160多名会员退卡无门。12月6日,河南商报记者对该健身馆受害的会员进行回访,会员董先生表示,健身馆老板依然不见踪影,被骗的会费也至今未退。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企业已被列入企业异常经营名录。

  今年3月5日,据河南商报报道,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一家名为“燃卡”的健身馆突然闭门,当时,不知情的会员们查到公司正在注销。

  12月6日,河南商报联系到“燃卡”的会员高先生,他表示,“没退费。后来把我们会员转让到了另一家健身馆。”另一位会员崔女士也持此说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企业已注销。

  而河南商报11月21日报道的郑州市二七区“咕咚健身”迟迟未见开业一事,会员刘先生也表示,老板将健身房转让了,拒不退款,他们只好走法律程序维权。目前会员们正在搜集资料准备起诉健身房老板。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该企业也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连日来,河南商报记者找到了一些健身业内人士进行了揭秘。业内人士称,一些所谓的健身房,想圈钱,有时候连销售人员都不用招。

  郭方(化名)在健身行业摸爬滚打了2年有余,目前是郑州一家健身房的私教经理,他说有些为了圈钱的“健身房”,出售预付卡时,会打出非常低的折扣,以此吸引消费者。

  “比如说,我记得有家健身房,大张旗鼓地宣传,年卡只卖100元,终身卡才1000元。消费者觉得钱也不多,这么便宜试试吧。”郭方介绍说,“卖出去之后,他们又告诉消费者,你推销给朋友,有下家购卡给你提成。就这么卖出去,销售额蹭蹭涨。”

  100元是个什么概念?是体验健身的最低价吗?不,郭方认为,100元是消费者愿意承担风险的最高价位。

  “现在市场上,有很多预售团队。这个很普遍,就算是正规的健身房也会找预售团队去推销会员卡。”郭方说,“想圈钱的话,只需要跟这些预售团队合作,连销售人员都不用招。”据郭方所知,这些预售团队专门负责帮人销售会员卡,每个人扮演不同的角色,有发传单的,有身材高大健壮的扮演私人教练,还有专职销售的“会籍顾问”。

  “扮演私教的卖私教课,会籍顾问就办理一般的会员卡。”郭方说,健身房老板会事先和销售团队谈好分红比例,这样一来,健身房老板也不用花人力、财力去招聘,就有了专业的销售团队。

  刘维(化名)从事健身行业6年,目前正在经营一家健身工作室。他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开一家正规的健身房,前期投入成本很高,但若想圈钱“跑路”,通过预售卡吸引会员充值则很快能回本。

  但过了开业前的预售阶段,就基本无利可图了。这期间的房租、装修、器械、人力等,对健身房老板的钱包来说,都是损耗。刘维说,开业前的大促销结束后,等到真正开业,新会员的增量大大减少,即使有部分零散会员的资金注入,和接下来要投入的经营成本也根本没法比。

  “所以很多圈钱的健身房刚开业几个月就倒闭了。对外都说是经营不善,资金链断了,其实就是不想承担接下来的运营成本。”刘维表示。

  “一直延迟开业,说一直在装修,连器械都不买,成本就更低了。”据刘维所知,在郑东新区写字楼里负一层租一间面积1800平方米的门面,一个月大约6万元。

  “一家新开的健身会所,如果首期收入会员费100万元的话,只做一个月,不装修,不买器械,成本就只有房租的6万元。”刘维说,如此下来,“利润”相当可观。

  如此圈钱,会员不会投诉维权吗?“对于单个的零散会员来说,维权很难的,走很多程序,收集材料证据,请律师,要花费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大家都有工作,一般拖不起。”刘维介绍,“有时候闹得太大了,他(老板)就从会员里找几个人给他把钱退了,剩下的那些没有那么大能量的,慢慢也就自认倒霉了。”

  据郭方所知,目前郑州的健身市场环境竞争激烈,也确实有正规的健身房因经营不善等因素倒闭。

  “郑州的健身房存活率很低,尤其是新开的。很多新开的健身房正装修,装到一半感觉(健身卡)卖的不行,不挣钱,就会转让。”在郭方看来,健身行业的门槛很低:租个场地,办个营业执照就可以开始预售卖卡,用卖卡的钱买器械、请教练。

  “表面看很挣钱,但一家健身房只要开业,会员的会费就卷入其中了,这就是为什么会员想退费退不出来的原因。”郭方认为,虽然入门门槛低,但经验不是人人有,加上房租、装修、教练素质等不良因素的叠加,很容易因经营不善“关门大吉”。

  刘维总结,如今的郑州健身市场有以下三个问题:市场饱和,经营模式老化,教练素质参差不齐。

  “方圆三公里有一二十家(健身馆),大大小小的健身工作室很多,市场基本饱和,一家新开的、非连锁的健身房,在这种环境下怎么竞争得过那些老品牌?”

  刘维还认为,现在的健身市场的经营模式过于老化,不过好在大家都在尝试新的模式,比如说将训练效果和费用挂钩等。

  教练素质参差不齐,既包括教练专业水平,也包括教练的人品素质。“私教课上,教练和学员会有身体接触,个别教练素质也低,败坏整个行业的风气。”刘维直摇头。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