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227-9968

窦赢觉得自己整个人更积极向上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12-10 10:37

  自从开始了为传统健身房提升互联网运营能力的工作后,窦赢觉得自己整个人更积极向上了,周围人眼中最直观的改变是他以前的生活、打扮都很IT,如今则很潮,“染头发,经常运动”。

  从阿里离职创业后,窦赢和大熊这两位阿里人带着团队做过不少产品,但直到将目标锁定健身房,才真正验证了为传统行业赋能的这条路能走通——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三体云动从上海起步发展到在全国建立10家分公司,服务覆盖150多个城市,合作场馆实现了从0到20000+的发展。

  三体云动的版图扩张迅速。而在健身领域验证完可行性之后,这个模式正在尝试复制到教育和美容领域。

  “最近看了《自控力》,有一点感触很深,想要避免自己的时间不确定,任何事的安排就不能笼统地安排为‘一周内完成’,而是明确哪个时间点去干什么。”这是窦赢对日常时间的安排心得。而回头看他的履历,会发现在人生节点上,他也是“一个目标性很强的人”。

  窦赢大学读的财经专业,但他喜欢看营销管理类的书。2003年,他大学毕业,应聘到南京的一家事业单位,月薪六、七千元,这在当时已属高薪,普通工薪阶层的父母,对此非常满意,希望他好好干一辈子。但仅仅8个月后,窦赢便瞒着父母辞去了这份稳定的工作。

  “很多人都喜欢待在自己的舒适区,但过于舒坦的日子让我感到崩溃。”2004年,辞职后的窦赢孤身到了上海,找了一份销售工作,卖一款财务软件“管家婆”。这份工作持续了两年,近20万的年收入,让他增加了自信,萌生了自主创业的念头。

  因为对创业一窍不通,窦赢加盟了广州的一家创业公司,工作内容是负责招揽加盟商。所谓的“招揽加盟商”,其实也是销售,但因为是加盟方,他拿不到公司股份,甚至连销售提成也没有,每个月仅靠2000多元基本工资生活。

  这段创业经历,窦赢被忽悠了,但“浪费”的时间,积累了不少全新的体会。“此前从未为钱发愁,那段日子让我认识到金钱的重要性,明白创业要勤俭持家,把钱花在刀刃上;我也意识到自己能力、经验、知识储备上的不足,还需要实战磨砺,所以后来去了阿里。”

  窦赢至今觉得,在阿里工作的两年半时间,是自己成长最快的时期。他学会了如何做体系化销售、BD(根据公司的发展来制定跨行业的发展计划并予以执行)、对外合作等。“眼界开阔了很多,并且认识了如今一起创业的伙伴‘大熊’。”

  即便窦赢觉得在阿里能学到很多,但创业的种子早已在他心里扎了根。最近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同学们在当年的留言簿里,发现他高中时写的目标就是当企业家。

  然而创业这事,失败是常态,成功反而是偶然。“尤其是从阿里这样的大公司出来,一开始会有很多不适应。”窦赢分析,在阿里这样级别的大公司,承担一个项目,要资源有资源,要流量有流量;但自己创业,再带着平台的思维去做事,发现完全行不通,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在阿里,大熊做的是天猫产品,窦赢则是负责入驻商家生态(整合资源、互惠互利)。所以2012年,窦赢和大熊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毫无悬念地选择了最为熟悉的电商领域——在上海创立了天品网,相当于一个网上的品牌折扣店“OUTLETS”。

  彼时的天品网,跟现在为大众熟知的唯品会比较相像,而因为起步早,第一年的成绩还不错,做了一个多亿的销售。但一年之后,网站就遇到了瓶颈,主要是供应链渠道遭到了同行的突然封杀,无法拿到好的品牌和货源。因为无法解决供应链被人掐断的难题,第一次创业最后以被收购结尾。当然,在窦赢看来,这也不算太差。

  “对于选择创业的阿里人而言,最先要摆脱的是平台化的思维,这也是原公司的‘知识诅咒’,如果不能从已有的经验中跳出来,思路就会受限。” 窦赢如是总结第一次自主创业的经验。而在天品网被收购后,他给自己放了个假,到处旅行,跟人聊天,在放松的过程中继续思考未来的创业方向,渐渐有了“移动互联”、“破局(不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消费升级”这些关键词,进而锁定了健身领域。

  “在确定大的行业方向时,意识到衣食住行领域的大鳄已经太多,把目光转向大健康领域时,又了解到一些政策层面的条款无法把控。这时发现了健身领域,它是大健康的其中一块,但健身房大多不具备互联网运营能力。”

  一开始,窦赢团队想做的是健身类的社交平台,类似于KEEP,因为当时创业行当里盛行的风口是O2O。2015年6月,团队自主研发的O2O健身产品“燃健身”正式上线个月,便遭遇行业瓶颈。“我们分析了数据,发现做O2O对现阶段的我们来说是个伪命题。3个月烧掉了3000多万,不仅花掉了投资人的钱,作为创始人,大熊和我也掏了几百万元。”

  此后,窦赢围绕健身领域陆续尝试了五六个不同的项目,包括健身管理运营软件(三体云动前身)、健身直播app、行业商城、体脂秤、减脂营等。这这个过程中,对于项目的判断标准日渐明晰——哪些项目能达到预期增长目标,就留下;达不到,就砍掉。按照这一标准,健身场馆运营服务市场显示出巨大的供给缺口,三体云动项目便逐渐成为了窦赢他们的创业重心。并且,客户群从To C(针对用户)转到To B(针对企业),与窦赢在阿里做系统化销售的经验更为契合。

  “大熊的特点是做战略决策,我的特点是执行力强。定下目标后,我不会再去过多地考虑对错,努力去做,是我擅长的事。”2015年11月,窦赢开始寻找上海的健身工作室测试产品,获取反馈和商家需求后再进一步迭代。他把这一次的创业过程分解为三个阶段。“首先是0-0.1阶段,这个阶段是看客户会不会用你的服务,用了会不会跟你提意见,我们最初的3个月就是做这方面的数据积累;再是0.1-1阶段,主要看先期体验的用户是否愿意付费继续使用服务,我们用了半年时间做这方面的转化;然后是1-10阶段,主要看这个市场上是不是有更多的人愿意接受这个服务。”

  在这个过程中,窦赢发现另一个奇葩现象,三体云动的商家服务团队,到了第三阶段都不用出去跑客户了。“创业是找到了痛点还是痒点,区别很大,我们发现为健身场馆赋能,有需求的客户很多。”而三体云动给自己确定的使命是“用智能让生意更简单”:一方面,为企业做信息化的智能方案;另一方面,通过对会员的信息管理让企业实现与会员的深度互动。

  “针对人力成本不可逆,我们做了人脸识别的设备,为健身房省去发卡、管卡的成本。运用了我们开发的智能识别系统的场馆,每个月都会有详细的数据分析报告,诸如提醒商户有的顾客的卡快到期了,有的顾客30天没来了,帮助他们更好地做好用户服务,进而提升用户的续卡率。”在更深入的数据分析报告中,还会指出为什么1000位会员中某100人续费了。

  “为什么健身房的游泳池只能游泳呢?在日常游泳卡之外,是否可以引入游泳培训?为什么健身房的水吧只服务自己的客户呢?既然水吧已经占用了5平方米,是否可以入驻饿了么,水吧的营收完全可能从2000元变成了5万元。”在窦赢看来,以往的健身房只卖健身卡、私教和水,如何帮助健身场馆拓开思路,就是客户需求。

  与客户离得越近,需求也越明晰。对于单个场馆而言,他们的努力一直围绕两个大的方向,即提效和增收。三体云动则不断围绕这两个核心去做配套服务,通过智能系统,实现员工在线管理、产品(卡、私教、团教、水吧)在线购买和分享、老板在线管理(老板可以远程了解当天多少顾客到店、什么课程受欢迎等)。

  两年多的时间,三体云动从上海起步发展为在全国建立了10家分公司,服务覆盖150多个城市,合作场馆实现了从0到20000+的发展。发展版图扩充迅速,但窦赢并不敢停下脚步。“如今,市面上林林总总的健身运营管理软件服务商多达几十家,团队要发展,就必须不断变化。

  “以前在阿里是一年一个变化,现在是3个月一个变化。”通过分析用户习惯,窦赢发现健身的客户群以成熟中产女性为主,她们的金钱分配,一是为了美(健身、美容),二是为了孩子(教育),也因此,在健身领域相对成熟后,三体云动开始切入教育、美容行业。

  “一个公司如果只有一个小目标,他的长期性不足。我希望公司是一个无边界的公司,能有更大的空间和想象力。”下一步三体云动尝试的教育和美容行业在买单主体上和健身领域的用户有重合度,而按照物联网的概念,所有事物都能连在一起。“我们设想过,我们的数据可以有更多的使用场景。比如经常健身的人购买保险是不是可以便宜一些?”

  窦赢笑称,“脚踏实地、仰望星空”是在阿里学到的。而为了给传统商家的运营赋能,三体云动不断在创造同行交流的机会。比如,健身房在店多人多的情况下怎么做管理?经营得特别好的健身场馆是怎么做团队绩效管理的?这都是“三体商学院”会探讨的线元的同行分享课程,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用互联网的精神打破传统行业封闭、刻板的发展模式。”这是窦赢对三体云动未来的期待。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