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227-9968

预付式消费是消费者与经营者双方真实意思表示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08-07 15:59

  “健身房倒闭潮”最近又引热议。据统计,上海市2017年由预付卡引发的相关投诉达12106件,同比增加25.9%;涉及经营者3887家,其中关门跑路1864家,占比48%。2018年一季度相关投诉累计6417件,同比增加19.4%,关门跑路经营者数同比增加近30%。

  众所周知,健身房一般是预付款消费,从几千到上万元的年卡或私教卡,再普通不过。健身房倒闭后,这块就为纠纷和投诉的重灾区。相比跑路的健身房,一些健身品牌连锁企业,卖远超场地负荷的预付卡,去健身连洗澡都要排长队,竟然也显得有良心起来。

  据业内人士介绍,传统健身房模式非常容易陷入“预售、圈钱和跑路”恶性循环,一般都是采用预售年卡,先把大额资金收回来,然后再租场地、买设备、大量招销售和私教,把预售的资金投入到经营当中,再开下一个店。为了促成消费者买卡,健身房需要搭建庞大的销售团队,加上庞大的私教、售后、前台服务等团队,导致人力成本极高。因此,传统健身房必须不断地发展新会员,一旦拓展新会员不利,就会走向倒闭边缘。听起来已经有几分熟悉的庞氏味道。

  而消费者在买卡之后,实际上已丧失了根据经营者的履约情况进行救济的机会。同时因为预付式消费的继续性和长期性,消费者对于经营者未来是否会正确履行消费合同并不知情。从架不住销售或者教练的唠叨,掏钱买卡的那一刻开始,消费者实质上已经处于异常弱势的地位。信息不对称之下,卖方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信息优势,隐瞒真实信息或者编造虚假信息为自己牟利,道德风险高企。

  虽然从形式上看,预付式消费是消费者与经营者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的结果,经营者发行预付卡尚不能称为非法集资。但经营者可借此无偿吸收和占用一部分社会资金,从发行到资金清算,基本上都游离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给消费者预付资金带来风险之外,亦有可能会扰乱金融秩序甚至造成金融风险。

  对比美国、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等相关法律规定,当前我们从公法领域对预付卡的发行、交易过程的规范,包括实体方面监管主体、监管职责和监管手段的规定,以及程序方面事先申报和审查、事中通知以及事后保障和救济的规定,均有大幅提升的空间。对不法跑路商家过于“仁慈”,也就是对老实消费者的“残忍”。

  例如对发卡企业建立市场准入制度,设定发行标准。健身房这类服务型企业,必须满足特定条件时才可以发行预付式购物卡,这些条件可以是企业规模、资本充足率、流动性、技术设备条件,甚至成立年限、市场品牌等,以提升圈钱跑路的机会成本;再如预付卡销售金额必须托管于银行,保证预付资金不被卷走或者滥用。消费者在发卡人处消费后,相应的预付款项才转入发卡人账户;如果没有消费,则预付款仍在资金托管银行设置的专用账户中,一旦发卡人出现经营问题,消费者可以向监管机构申请退款。

  当然,技术也可以修正这类乱象,近几年大热的共享经济也在重塑健身行业。智能健身房、共享健身房正在逐渐兴起,并受到不少消费者的青睐。价格便宜(月卡只要百元不到)、智能化和24小时营业等优势,迅速在一些城市受到热捧。而这些智能健身房或共享健身房通过智能系统做到了无人化管理,通过互联网方式把教练、客户和场地做了连接。再无人耳边聒噪推销,跑路的风险也大大降低,整个世界清静了不少。 蒋光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