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227-9968

从而提高复购水平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06-27 16:25

  健身本质意义上仍是一门线下的生意,实体健身房最为看重的,依然是单店的复购率。

  有数据显示,国内健身房年卡使用率平均在11%上下,这导致次年复购率仅为7%。而美国在年卡使用率上能达到22%以上,复购率也在同一水平。可以看到,虽然互联网健身公司不断兴起,大型健身房整合并购加速,但更多分散的区域性健身房最大痛点,依然是获客效率低导致的复购率问题。

  中国有近3万家健身房,其中盈利情况较好的头部商家大致占20%,收支基本平衡的占30%。剩下的50%的尾部商家,都面临着客户留存率低、单店亏损的问题。而2015年国内健身房年卡售出超过1500万张,规模约400亿。从降低获客成本、提高用户转化率角度来看,市场规模应远远超过400亿。

  健身爱好者都有“打卡”的经验,但“Sweat挥汗”把他做成了一种商业模式。平台从健身房七折批量购买年卡,给予C端用户打卡返现。而B端利用用户数据做精准营销,同时提高“会籍顾问”获客效率。“七折返现”的商业模式+“数据营销”的技术驱动,总体提高获客效率,从而提高复购水平。

  Sweat挥汗健身创始人范元培,最早从群里的“打卡健身发红包”的游戏中,理出这个商业模式的。他认为classpass模式由于触及了健身房“年卡利益”的核心,因此很难在中国存续下去。而各种次卡模式的健身,本身依然在烧钱补贴的阶段。这其中健身房提高获客效率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Sweat挥汗平台从B端和C端同时,解决这一问题。在C端,通过打卡返现,提高用户的出勤率,同时以此形成用户的互动和激励机制,提高用户的粘性。平台沉淀可以沉淀出这类用户,再做之后相关的二次营销。

  而B端,Sweat挥汗平台首先通过SaaS等工具,解决单店的信息化问题。平台也根据沉淀的用户数据,制定出一套自己的营销方案,给会籍人员使用,从而提高获客效率。范元培向36氪介绍,目前市面上线元以上,通过数据化的推广方案,可以将这一成本降低。从而降低了健身房的总体成本。

  这个商业模式的核心在于“七折”,平台从商户七折拿卡,平台用30%的年卡空间做营销,再之后做用户的二次售卖。健身房商家以30%的利润让渡提高了年卡复购,平台获得30%内的利差和用户的二次营销空间。

  目前,Sweat挥汗针对用户开发出了相关的蛋白粉和“老带新”的私教课,单价都相对较低。而未来随着用户量的扩大,则可做更多用户的拓展营销。

  挥汗健身主要针对的是小型工作室的健身。范元培认为,这部分健身本身信息化做的不好,需要第三方做一些数据化营销的工作,而这部分健身房本身在选址、教练管理和单店管理都存在很大的优化空间。这些健身房经营不善,3-4年内将会面临一个生存的危机。

  因此,出于风险控制的要求,平台本身也会对合作健身房进行一定的甄选。挥汗健身通过健身房选址、会员、柜子数等设置一个指数,高于这个指数的健身房才能进入平台。而在用户的风险控制方面,则会以防作弊技术,控制用户打卡的情况。

  财务上看,除了年卡的利润空间,平台还可以获得大量的资金沉淀。这部分属于应收账款,平台可以利用这部分资金,设资金池做相关的投资。

  目前,挥汗健身合作的健身房有12家,大部分在北京,平均用户的ARUP值在2400左右。未来也将向其他一线城市和二三线城市拓展。平台上线个月,目前可通过挥汗健身公众号购买健身卡。

  公司目前团队在6人左右,创始人范元培为前百度高级产品经理,美团运动健身品类负责人。联合创始人韩占康为前美团酒店旅游事业部核心架构师,连续创业者,2013年5月钛字节工作室,开启第一家本地生活返利网。公司目前在寻求天使融资,预计融资300万人民币,出让10%。

推荐新闻: